小影一一大树岭

​循溪,路沿崖上下,下临深溪十数丈,溪声上喧。

草树深茂,禽鸟翔舞,小兽时有出没。

至村口,有岭焉,路折下而入村。岭去村不一里,无居人。

环岭三面,皆深树茂林,独岭不然,以其地瘦,树生不易也。

岭多乱石,瘦竹荒草,然间有一隙,石尽土见,得古树一株,径丈围,耸拔参天,五六丈以内旁无斜出,其上则枝叶繁盛,如伞如幢。

岭无深树,兹树极尽高大,卓然独立,以其故,谓大树岭。  

岭古有道观,后圮毁,栋宇不复,残坦一二处得见,为石磊,石块仓褐,藤蔓驳杂其上。

荒烟迷草间,细寻观址,见数处方条基石,苔藓累然,建制之基,犹隐约可辩。

始建之朝代既不可考,圯毁之年月亦不得而知。

石楹石碑伏没草石间,残缺剥落,多不可辨识,中一伏碑,上镌“虽复尘埋无所用,犹能夜夜壁上鸣”,吾记之甚深,其时吾尚年幼,不知其意。
​今知其为仿摹之辞,然荒山僻壤,穷乡少学,村人孰能为之?

吾今疑乃江湖游侠或失意将士,归隐所为也!  

岭为出入资丘之关隘,常有山民负柴、煤于资丘,贸易油、盐百货,往返必经于岭。

山间负重往来者,间须停歇,俗称“打杵”。

杵呈“丁”字状,长短略与腰齐,端有尺长横木。

“打杵”者,人双腿略分,杵撑于后,成三角,背叉底置横木,重心移于杵,双肩重负得释,始歇定,放声一呼:“嗨——哟”,一吐重压郁积之气。

岭前后皆上坡,负重上行,三步一喘,及至岭,顿觉轻松,背夫必“打杵”稍憩。

岭近村,为放牧之佳处,时有村童于此放牧牛羊,游戏于草石之间。

每将暮,夕阳晚树,背夫牧童,草竹牛羊,缀岭如画。
​一一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小影一一大树岭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