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国真与杜甫、王羲之的巧合 五十九年真一厄 诗书二圣或知之

社会上有一种五十九岁现象,指的是某些掌权人物退休之前“最后捞一把”。今天老街说的不是这个,说的是诗人的一种巧合。前几天在博客里找资料时,偶然间看到当年为纪念汪国真写的一首诗,《祭汪国真》:

随心何必右军草,清俊不同老杜诗。五十九年真一厄?诗书二圣或知之。

汪国真生于1956年,在2015年4月26日去世,享年59岁,两天后我写了这首小诗(注:第二句犯孤平),以纪念这位曾经给我们这一代人留下了美好回忆的诗人。

第一句说的是其书法,汪国真的书法绘画也具有相当高的水准。第二句说的是其诗作,汪国真流传的大多是现代诗,不同于杜甫的旧体诗,但诗的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是能够打动人心。第三句说的是他们三个人都是在59岁前后去世。

现代诗我看的不多,海子也好,顾城也好,他们的诗我也只记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和“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可见好的诗人不需要太多的作品,一句话、几个字就能深深地刻在读者的心里,任光阴的流水如何冲刷也无法磨灭。

海子活了25岁,顾城也只活了37岁,相对来说汪国真的生活更加正常一些。我没有对海子和顾城二位有不敬之意,只是可惜他们没有见到今天的中国。如果在今天,海子或许也可以心血来潮飞到伦敦去喂鸽子,或许躲在一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角落默默地写诗。顾城也许已经回国, 在某个大学教书,继续写诗,或者已经成为了某个企业的CEO。

汪国真比起他们长寿得多,可惜仍然能够用得上“英年早逝”这个令人沮丧的成语。 汪国真因肝癌去世的时候,仅仅59岁。我故去的亲人也是这种病症,一旦发现,往往就是不可治愈的晚期。

九十年代汪国真的出现,如同浩瀚银河中突然升起了一颗闪烁着光芒的巨星,照亮了整个天空。当时汪国真的诗歌不亚于后来周杰伦歌曲的流行程度。一个诗人的作品如此被大众接受并传播,在我印象中是舞者落幕前的高潮,诗歌终于越来越式微,即使汪国真本人也是如此。

在曝得大名几年之后这个人似乎消失了,据说从1993年开始,诗写得就不多了。或许诗人真地只适合躲在安静的幕后,默默地写自己的纯真,一旦曝光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被各种人点评臧否的时候,反而不能够再发出最真挚的心灵之声了。

而“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的诗歌时代,在汪国真的热潮之后似乎再也见不到了。

我们今天看的是电影、电视剧、小品综艺,连相声都被非主流的郭德纲救活了。一切能够被市场接受可以换来经济效益的文艺形式百花齐放,而诗歌似乎只是偶尔出来个XX体冒冒泡。幸好这些年还有一个余秀华在凡人的世界里掀起一些波浪,其他的无数诗人只是在极小众的圈子中唱自己的歌,写诗的人好像远远多于读诗的人了。

汪国真后来更多的精力放在了书法、绘画和作曲上。据说2007年的时候,汪国真的四尺整张书法作品,就能够标价1.8万钱,还有不少的书画作为国礼赠送给了重要的外宾,可见其水准之高。今天的很多名人都能够写几笔字绘几笔山水,陈道明、赵本山、朱军、董浩、莫言、张铁林.......人出名了都喜欢去练书法和画画吗?可能大家都想在书画中找到久违的心灵抚慰吧。

59岁是退休的年龄,汪国真在59岁时永远放下了工作,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在写这首小诗的时候,发现汪国真竟然与杜甫和王羲之有一个共同之处,都是在59岁前后去世,恰好一个是诗圣一个是书圣。

杜甫生于公元712年,并于公元770年去世,按照中国人的习俗是59岁。书圣王羲之 的生卒之年有两种说法:303年—361年或321年—379年,也都是59岁的年龄。喜欢诗歌和书画的汪国真最终与这两位诗书巨擘如此巧合,或许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召唤吧!

和老街同龄的朋友们,汪国真的这些诗句您还记得吗?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让我说什么,让我怎么说,当我爱上了别人,你却宣布爱上了我....

当我们跨越了一座高山,也就跨越了一个真实的自己....

对于我们来说,记忆是飘不落的日子.....

我喜欢出发,只为到达的地方都属于昨天....

岁月如水 流到什么地方 就有什么样的时尚....

老街记忆最深的是这一首《感谢》:

让我怎样感谢你,当我走向你的时候,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

让我怎样感谢你,当我走向你的时候,我原想捧起一簇浪花,你却给了我整个海洋。

让我怎样感谢你,当我走向你的时候,我原想撷取一枚红叶,你却给了我整个枫林。

让我怎样感谢你,当我走向你的时候,我原想亲吻一朵雪花,你却给了我银色的世界。

@老街味道

2018-6--13

​我的其他文章:老街诗词闲话101-《静夜思》不合平仄?唐诗三百首五言绝句的秘密

汪国真与杜甫、王羲之的巧合 五十九年真一厄 诗书二圣或知之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