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老戏骨”称谓滥用成吸睛标签,这场白玉兰评委见面会信息量很大

6月13日上午,白玉兰奖评委见面会如期举行,电视剧、纪录片和动画片三个单元共计13位评委一一亮相与媒体见面。适逢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本届白玉兰奖的入围电视剧多为现实主义题材,在制作上都呈现了成熟水准。

电视剧评委会主席刘和平表示,今年担当评委深感责任重大,评奖并不仅仅是颁发奖项,而是通过评选,让真正奋战在电视剧前线的有作为者得到褒奖,也将可贵的精品从海量作品中筛选出来,让更多观众欣赏到。他希望,获奖作品能成为一种引导和方向,激发更多品质优良,在思想价值和美学价值上更具突破性的新作品。

提升专业审美

电视剧单元评委会主席刘和平

第24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800多部优秀节目报名,共入围55部作品,其中包括了10部中国电视剧和10部海外电视剧。对于评奖标准,电视剧评委会主席刘和平解释:“思想精深、制作精良、艺术精湛,是考量一部电视剧的三大要点。”

今年入围的中国电视剧题材类型百花齐放,有当代题材《我的前半生》《美好生活》展现了都市生活的笑与泪,也有《急诊科医生》反映真实的职场风云,还有《白鹿原》《情满四合院》《生逢灿烂的日子》记录变迁浪潮中的中国百姓群像,以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那年花开月正圆》《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和平饭店》等作品重现历史时刻。电视剧评委高群书表示:“我们追求的作品应该有独特个性的情感表达,在戏剧性之外,符合普遍规律,直指人心,引发共鸣,能够让观众联想自己,无论是现实题材还是古装片,能让观众感兴趣或者感动,就称得上优秀。而在如今技术迅猛发展,影视剧工业制作已经步入标准化,一切技术指标都有更高的要求,无论是摄影、道具还是表演,都要求制作方提升高度和精准度。”

谈及近年来影视剧的创作创新,刘和平表示,纵观整个电视剧产业,诸多作品都自觉成熟了,“这种成熟就是出新”。高群书直言,现在具有思想性、艺术性、突破性的精品是观众和市场迫切需要的。评委徐纪周补充道:“在当下的产业发展背景下,电视剧的创作态度是否诚恳、真诚成为了关键,要用作品与观众对话,交流出时代和对生活的看法。”

海外电视剧评委李·梅森、斯蒂芬·朗·米切尔也从电视创作者的角度评价了这次白玉兰奖入围的海外电视剧总体情况,他们不约而同地表示,海外电视剧的剧本如今有了不同以往的创作、讲述方式,有些非常有新意。斯蒂芬说:“从电视剧中我看到,不同文化,其实都能找到共同的语言,讲好故事。”

尊重影视艺术价值

电视剧单元评委演员徐帆

演员徐帆今年首次担当白玉兰电视剧评委,她坦言这次在普遍制作精良的作品中要评选出获奖作品,有些难以取舍,而她也强调了剧本创作的多样化,“希望有更多题材的电视剧,能够打开观众的艺术细胞,让百姓看得更有意思,生活得更有意思”。而问及“老戏骨”戏路的问题,徐帆诚恳纠正:“我认为,大众在用‘老戏骨’这词应该更新观念,艺术家的成就和贡献不是靠年龄熬出来的,有些生来就是为了这个行业奉献的,这两天集中看了入围作品,演员都是正常发挥,具有专业素养。”

身为编剧的刘和平也强调了剧本在电视剧中起到的关键作用,也希冀编剧队伍能够保持专业,坚持在第一线锻炼学习。刘和平曾花了七年时间打磨出了《北平无战事》的剧本,并以该剧获得第21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编剧、第30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编剧奖等多个奖项。在他看来,电视剧不同于电影,剧本是剧组正常拍摄的首要保证,“编剧是从电视剧制作第一阶段就求出最大公约数的人,导演是把各种参数结合起来的人。编剧应该加强实践学习和锻炼,不仅要懂得叙事,还要懂得机位、拍摄、导演、灯光。创作时除了完成结构,还要考虑人物关系、刻画、语言台词、熟悉机位、哪里上场……这也是剧本创作慢的原因,比小说难太多。”

经典会跨越地域穿越时间

纪录片单元、动画片单元评委亮相。左起:动画片单元评委马华、哈斯努·哈迪·沙姆斯丁、凯·本博;纪录片单元尼克·弗雷泽、彭辉、松江哲明。

见面会上,白玉兰奖国际电视节目评选纪录片评委会主席尼克·弗雷泽也聊了聊这些天纪录片看片的一些收获:“中外的纪录片入围作品都很优秀,尤其是一些海外作品,他们以另外的视角去纪录中国故事,很特别。而总体上,10部纪录片来自不同年代,讲了不同背景的故事,让人非常惊喜。”

评委彭辉也曾多次参加海内外的纪录片评审工作,而这次在白玉兰奖的平台上,他也看到了当代国外纪录片的多元化发展,“西方纪录片的题材选择性张力相对比较大,导演们都为了记录当下,改变未来做出自己的努力。”松江哲明强调了纪录片不同于剧场影剧会有预先安排故事,纪录片是用摄影机面对现实,怎样面对人,人性以及真实的故事,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任务,“但凡提名的作品都是非常优秀的,与奖项差得是薄薄一张纸,有时候靠得是缘分。”

同时,动画片评委会主席凯·本博也对这次白玉兰奖入围动画片的多元化视角表示青睐,她来自英国,拥有25年以上的儿童影视内容领域工作经验,动画制作之余,她目前从事动画行业咨询工作,在动画片中能否看到对全世界孩子的成长有益的闪光点,是她衡量优秀作品的关键:“动画最有意义的就是让孩子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让我们也对未来更有期许。”此次入围的动画片中,不乏陪伴着几代人成长的经典IP形象。对此,凯表示动画人一直在找讲故事的新方法,技术不断在变,表现手法也日渐更新,但是否能够理解彼此、关怀关切世界是创作不变的核心,打动人心是不变的最终目的,动画形象也会历久弥新。

动画片评委马华曾有在上海工作的经历,此次来到白玉兰奖担当评委,他说就像回归故里:“这次在国际化的平台上看到了很多充满了惊喜和亮点,入围动画片中涵盖了不同环境、文化、种族,针对年龄、不同层面的创作,对动画行业的发展都有积极推动的意义。”来自马来西亚的评委哈斯努·哈迪·沙姆斯丁也提出,做动画更需要用通用的语言,用各种不同的说故事的方法,让成人和孩童都能有所受用。

别把“老戏骨”称谓滥用成吸睛标签,这场白玉兰评委见面会信息量很大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