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初秋夜渐长

原标题:不觉初秋夜渐长

不觉初秋夜渐长

立秋日,空气闷热而缠绵。

晨间,微芒闲挂帘枝,一阵微风拂过窗纱,枕畔递来一丝新凉。信步出门,屋外风景依旧招摇,虽然盛夏的余热未消,但万物其实已经开始悄悄有了阴阳的轮变。

石榴树上石榴果红晕淡抹,偶有一两朵晚开的石榴花更是别样饱满;户外的温度比室内低,菖蒲变得油绿发亮,纤细的叶尖上坠着一颗颗晶莹的露珠;岸堤的芦苇绿到令人透不过气来,蓬勃向上一眼望不到岸;海棠树枝上挂满了一簇簇青青的海棠果;龙葵已经衰老,叶片被虫子吃成了网格;葱莲素白的花因葱绿的叶愈显白净,淡黄的花蕊又透着些许天真;林下阴湿处,黄姜花鹅黄色的花朵绽放,花瓣软而薄,像一群黄色的蝴蝶停伫在绿色的茎干上;山奈白色的花瓣上两抹纯粹的紫,被雨水打过,几近透明。

路边的树,叶梢被前些时候接连的烈日烫得蜷成一团,也不再会有舒展的机会,不定哪一日,它就在秋风里瑟瑟抖动,而后跌落;林间除了簌簌作响的枝叶,也有咕咕的鸠鸣,还有蝉在微风吹动的树枝上得意地鸣叫;池塘那株荷,还做着丰盈的梦,河边那棵柳,还想着昨天的风。

风儿扯过几片云上色后撒网般散在西天换做帷幕,罗云复叠,霞光美得不像人间。天际的星河,树间的萤火,统统交织在一处,在暑尽秋来的夜晚,似近还远地闪烁。

盛夏的繁华在立秋后渐渐走向消糜,秋色甚美,却不免有悲。心无法不动声色消化的悲喜,胃却可以。

被暑热折磨的胃口尚未见好转,可看见“贴秋膘”三字还是心生欢喜。扯两张荷叶,慢火细细地炒一碗米粉,带皮的猪五花切成厚片,腌制了拌上米粉慢慢地蒸;紫茄子切条撒盐,隔水蒸熟软后,以醋、酱油、花椒油、蒜末调和成佐料蘸而食之;灶上几块五花肉小火慢慢焖,山药、玉米并一截莲藕煲着一锅排骨;临窗靠坐,一捧龙眼、两三个秋梨和桃、几颗莲蓬、一碗赤小豆薏莲汤都搁在手边,想着还要把西瓜从冰箱里取出来,再啃一口时节最后殷殷的红……

每个节气,都会感念四时和自然赋予的更迭,顺应它们做些琐碎的习俗。立秋带给我们的,并不止于寒蝉凄切的悲伤,而是面对每一个新的时令,我们那颗愿意妥帖照顾生活的心。

很快的,盛开了一夏的荷塘,会在秋色连波里菡萏香销,只余一池蕖叶,静听许多秋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不觉初秋夜渐长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