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莱斯特兰奇

原标题: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莱斯特兰奇

“Bellatrix”这个名字的本意是一颗暗淡的黄色星星(参宿五),位于猎户座星群的左肩位置。是亚马逊(Amazon)族人中,一位英勇女战士的名字,亚马逊族传说是古代的勇猛女族,居住在黑海海边的Scythia。当然,“Belle”是法语中“美人”的意思,大概为了突出她昔日的美丽。她的夫姓“Lestrange”来自“strange”一词,即“古怪的”。

考据原型:

1.纳粹德国第一夫人玛格达·戈培尔

2.英国纳粹党成员以及希特勒狂热支持者尤妮娣·米特福德

尤妮娣与贝拉特里克斯的相似之处在【考据】布莱克三姐妹——可能的历史原型中被其作者详细阐述过,在这里想为其更新一下。

在近日研究纳粹历史的过程中,云妃发现贝拉特里克斯所表现出的特征捏合了玛格达·戈培尔和尤妮娣·米特福德两个人的人生经历,其中玛格达的身份、信仰以及在纳粹德国所占的地位都和贝拉特里克斯很高程度重合。而尤妮娣对排犹的狂热、对希特勒不可思议的迷恋也和贝拉特里克斯相吻合。

玛格达和尤妮娣的最终结局也注定了贝拉特里克斯的末路——为她们终生信仰的覆灭而陪葬。

1.玛格达·戈培尔

共同点1——“第一夫人”

希特勒在临死的时候才与爱娃·布劳恩结婚,其他时间都以单身汉形象示人。而爱娃一直是被希特勒金屋藏娇,很少有人知道其存在。爱娃不被允许参加希特勒重要的社交场合,所以作为纳粹宣传部长夫人的玛格达·戈培尔便代劳了“第一夫人”的职责。

反观贝拉特里克斯的情况:里德尔终身未婚,莱斯特兰奇夫妇在里德尔第一次失势后是仅有的几个忠实地去寻找他的食死徒,由此可见他们在食死徒中的级别是很高的。而且里德尔也说过事后会好好褒奖莱斯特兰奇夫妇的赤诚之心。主子单身,莱斯特兰奇夫人又是食死徒最高层中的唯一女性,理所当然要代理食死徒集团中的“第一夫人了”。

玛格达的梦想是成为德国“数一数二的女人”,反观贝拉特里克斯在食死徒中说她“数一数二”也是恰如其分。

共同点2——对孩子的态度

在HP6中,贝拉特里克斯有下面这番话:

“你应该感到骄傲!”贝拉特里克斯冷酷地说,“如果我有儿子,我巴不得牺牲他们去为黑魔王效忠呢!”

贝拉特里克斯没有孩子,她在嫁给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后依然狂热地爱慕汤姆·里德尔。这场挂名婚姻注定她不会为罗道夫斯生育孩子。而就贝拉特里克斯的本人意愿来看,即便她有孩子,她也愿意把孩子送往对她的黑魔王效忠的道路上,即便那是死路一条。

而历史上有一个人却实践了贝拉特里克斯的心愿,她就是第三帝国的第一夫人玛格达·戈培尔。

玛格达在嫁给保罗·约瑟夫·戈培尔之前有过一个儿子,后来加入纳粹。玛格达成为宣传部长太太后为响应希特勒“日耳曼民族应多生多育”的号召,她陆续为戈培尔生了五女一男。

上图是戈培尔夫妇和他们的六个孩子。最后那个穿制服的男士是玛格达和前夫生育的儿子 Harald Quandt ,他的照片是PS上去的。这些孩子继承了母亲绝佳容貌的基因,个个长的是天使一般。而贝拉特里克斯也是相貌漂亮,又是出身名门,想必在入狱前也是个美丽的贵小姐。

但是这样一群漂亮可爱的孩子却被他们的亲生父母用毒药杀死了,成为第三帝国彻底倒台的无辜殉葬品。只有玛格达和前夫的儿子得以幸存。

我不怀疑玛格达是很爱她的孩子们的,从她的角度讲就是因为太爱孩子,才不能忍受让孩子们苟活在没有纳粹德国的世界上。她非常清楚活下去的命运是什么,她是无法接受信仰坍塌、而无父无母的孩子们将会遭遇到的可怕命运(比如被反法西斯同盟国洗脑成反纳粹战士)也是她不敢面对的。

玛格达在毒杀六个亲骨肉后自杀,她的所作所为正应了贝拉特里克斯那句“如果我有儿子,我巴不得牺牲他们去为黑魔王效忠呢!”

作为第三帝国的模范家庭,玛格达和丈夫保罗·戈培尔的关系却非常不好。她因为戈培尔迷恋一个叫巴洛娃的女演员还不知悔改而提出离婚,但希特勒认为戈培尔夫妇离婚会给自己的事业带来负面影响,所以坚决给予阻止。尽管没有离婚,而且玛格达和丈夫最后一起共赴黄泉,但直到死她也没有做出任何与丈夫和解的意愿。

原著中的贝拉特里克斯和罗道夫斯关系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很难想象有那样一个性格、又狂热并毫不掩饰地爱着汤姆·里德尔的贝拉特里克斯能够与丈夫相处愉快。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大家都相信里德尔不愿意娶贝拉特里克斯,也不曾回馈她的爱情。

再看玛格达和希特勒,容貌漂亮、出身名门的玛格达对纳粹一腔热忱,精通多国语言。她是希特勒事业的支持者和维护者,两人自打见面后就互相仰慕。从许多方面讲,玛格达都会是希特勒完美无缺的妻子,是一个十分上得了台面的“第一夫人”。

希特勒如果从没考虑过娶玛格达为妻,恐怕是不可能的。但希特勒首先考虑的是利益,而他在玛格达身上获得的好处已经够多,不必非要娶她才能得到。因而希特勒通过中间人表示出即便他不娶玛格达,她也会在他的生活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希特勒需要的是一位女性知己,需要玛格达这样的女强人给他仕途上的支持和帮助,而他的私生活需要的是爱娃·布劳恩那样的花瓶。显然,玛格达是前者。

从汤姆·里德尔的角度看,且不谈懂不懂愛这类空泛的问题。里德尔并不渴望家庭的温暖,他对夫妻恩爱也不向往。他已经得到贝拉特里克斯的到达极致的爱情和忠诚,为什么还要娶她呢?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永远吊着这个昔日的布莱克家的大小姐的胃口,于汤姆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2.尤妮娣·米特福德

相对于德国女人玛格达·戈培尔,英国籍的尤妮娣·米特福德的行为举止更接近原著中的贝拉特里克斯。尤妮娣是一个十足的怪人,其离经叛道的举动让她祖国的国民甚至亲姐妹都瞠目结舌。

国内查到米特福德姐妹的史料很难,因此答主上网购买旧书翻印才找到一部分尤妮娣的资料。而尤妮娣对纳粹以及希特勒的狂热,比贝拉特里克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共同点1——出身大户人家

贝拉特里克斯出身寥若晨星的纯血家族布莱克家,其财产丰厚,在巫师社会有较高地位。尤妮娣出身的米特福德家亦是英国的名门望族。二战出任英国首相的丘吉尔是尤妮娣姑父,195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集哲学家、数学家、逻辑学家、教育家于一身的罗素则是尤妮娣的远方表兄。另一位姓罗素的表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担任检察官。

(米特福德一家)

共同点2——乖戾而疯狂的性格

Unity Valkyrie Mitford是四姐妹中名字最不寻常的一个,她也是最离经叛道的一个。

尤妮娣从小备受冷落,很少与外界接触。她很渴望用超常举动在公众场合寻衅滋事引起众人注意。她盗用过国王专用信封,身上藏着老鼠和蛇吓唬舞会上的人。连和她关系最好的五妹杰西卡都说尤妮娣总是想寻找令人愤慨的、被父母禁止的东西。

1933年尤妮娣通过做投机政客的三姐夫莫斯利加入英国法西斯党,但是法西斯是怎么回事对她来说并不重要,令她兴奋的是自己穿上英国法西斯的制服招摇过市而使父母惊慌失措。尤妮娣不是那种好思考,爱提问的人,牛津那些法西斯分子给她的一切,她都不加思考照收不误。

尤妮娣的生活环境导致她如此性格,在对于希特勒的态度上,她自然比一般民众更容易被希特勒极富煽动性的言语所震撼。

(图注:尤妮娣(左)与戴安娜行法西斯举手礼)

反观贝拉特里克斯,女性都该给人以仁慈的感觉,而贝拉却酷爱钻心咒这样专门折磨人的咒语。她的初次登场是在冥想盆记忆中的法庭上,如此肃穆的公众场合她大声叫嚷,毫无名门闺秀该有的素养,甚至带着一点哗众取宠的意味。喜欢老鼠和蛇这种大众普遍恶心的东西到处寻衅滋事的尤妮娣和贝拉特里克斯实属一丘之貉。

加入纳粹党后的尤妮娣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反犹太主义者,她欺凌看上去像犹太人的老妇人,霸占犹太人的房屋。她曾经公开给报纸写信说,“犹太人滚出英国!嗨,希特勒!”,信的末尾还要求把自己的全名登上,因为她希望每个人都知道她有多么痛恨犹太人。尤妮娣经常练习射杀犹太人,其骨子里流露出的残忍令人感到触目惊心。

我对尤妮娣只有一个评价——她是个疯女人。

她对于犹太人如此强烈的憎恨简直莫名其妙,尽管欧洲排挤犹太人由来已久,但是像尤妮娣这样的名门闺秀如此大放厥词,给英国带来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而贝拉特里克斯竭力表现自己反麻瓜的立场,但如果她真的有她以为的那么恨麻瓜,早就会和混血的汤姆·里德尔划清界限。然而事实正相反,贝拉特里克斯很喜欢在众人面前表现自己“第一夫人”的气派,里德尔一旦讲话完毕,贝拉特里克斯就要争着第一个响应发言。显然她这种幼稚可笑的举动引起同僚们的极度反感,印象中没有一个食死徒对她有好的评价。所以她加入食死徒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她对里德尔的爱情。

共同点3——不可理喻的爱情

我们不知道贝拉特里克斯最初是怎么加入食死徒组织的,但我想里德尔的男性魅力是吸引贝拉特里克斯的很大一个原因。

而尤妮娣·米特福德对希特勒的情感攻势,简直到了连纳粹德国国防部都不得不派间谍监视她意欲何为的地步。

尤妮娣梦想着与希特勒结识,用尽心思在希特勒喜欢光顾的巴伐利亚小餐馆踩点,连与希特勒擦身而过都能兴奋得如上云巅。她的所有聪明才智都用在跟踪希特勒身上,甚至掌握其行踪比希特勒的部下还清楚,一度引起希特勒警卫人员的恐慌。

鉴于尤妮娣的国籍以及与丘吉尔的关系,她的行为自始至终都在德国人的监视之下。最终经过很长时间的努力,希特勒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尤妮娣彻底爱上了希特勒,他甚至成为了她敬仰的上帝。尤妮娣每天睡前都要对希特勒的签名照祈祷,面对她的热情希特勒则是顾虑重重。希特勒出于各种原因,不愿与德国以外的女性有男女私情。但两人频频在公众场合曝光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以至于希特勒情妇爱娃·布劳恩一气之下喝安眠药自杀未遂。

笔者看来,尤妮娣·米特福德是一个肤浅而盲目的小女人,她眼里的“英雄”太过崇高,她已经把希特勒彻底神化,全盘接受希特勒的排犹思想。但作为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应该知道,人民的利益总是要高于个人崇拜的,但尤妮娣却看不到这一点。

再说贝拉特里克斯,首先声明一点的是,汤姆·里德尔无论表面上看上去再怎么年轻英俊,也不能否认他比贝拉的父亲西格纳斯·布莱克还大十二岁的事实。里德尔真的完全可以给贝拉特里克斯当爹了。

里德尔比贝拉特里克斯大25岁,希特勒也比尤妮娣大25岁,好个惊人的巧合。

在其他食死徒全部或挂掉或被捕的情况下,贝拉特里克斯一直忠诚地陪伴里德尔到最后。此时的她和玛格达·戈培尔、爱娃·布劳恩一样为她们一生最崇拜的男人殉葬。尤妮娣·米特福德也是一样,在英德开战之际拔枪自尽。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共同点4——外表变化

米特福德姐妹个个美艳如花,外表有着极为优良的基因。她们又都性格古怪, 六姐妹缺乏父母关爱,又拉帮结派,对不是自己阵营的姐弟关系都形同陌路。他们生性孤僻,彼此漠不关心,这使得六姐弟以后的人生道路宛如传奇一般走向截然相反的道路。

对弟妹极不友好的大姐南希是一位作家,搞过同性恋,嫁过公子哥儿。老二帕梅拉较接地气,嫁给科学家。老三戴安娜几经波折嫁给英国最大的法西斯头目。老五杰西卡加入反法西斯的阵营,嫁给丘吉尔的侄子。老六黛博拉后来成为第十一代德文郡公爵夫人。

尤妮娣无疑也是美丽的,尽管在个个绝代佳人的姐妹中就不那么突出了。但是她良好的基因摆在那里,不敢说国色天香也称得上秀雅端庄了。

然而自打她自杀未遂后,除了英德开战再加上嫁给希特勒的希望彻底破灭,尤妮娣的精神面貌大不如前了。

六妹黛博拉在瑞士第一次见到自杀后的姐姐惊吓不小,后来回忆起来还是有些不寒而栗:“她看上去非常可怕。她在床上欠身坐着,一双深蓝色的大眼睛镶嵌在让人无法辨认的深埋着的脸上。因为这已经不是她原来的脸:头发绞缠在一起,牙齿发黄。9月3日她开枪自杀后她再也没有梳理过,原因是她无法忍受自己的头部被人触摸。下垂的双颊使牙齿看上去更大、更黄,因而更令人害怕。她的皮肤黄而干枯,笑起来眼神尤其呆滞无光,她的身体是那么瘦小。”

(自杀未遂后的尤妮娣·米特福德)

而贝拉特里克斯在监狱的生涯同样磨损了曾经美好的面容,前后反差的细节可以在原著中找到。

参考书目:《希特勒身边的女人们》

图文经过知乎:云妃 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莱斯特兰奇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