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症如何治疗 给你五个有效脱恐建议

原标题: 恐艾症如何治疗 给你五个有效脱恐建议

其实无论现在的日子充满了多少糟粕,但是只要恐友们愿意真心去脱恐,而不是随波逐流的到处去问问题,那我们都认为恐友们是有希望脱恐的,脱恐更多的主角是自己,而外力只是我们主角双眼被蒙蔽,在最开初的先行者和带路者。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都希望这样如此的恐艾痛苦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其所激励我们对个人对世界的客观理解才是真正最新的开始。一个新的开始,需要建立在自己相对客观笃定信念、敢于践行前人经验的勇气,以及某种好的运气上,在这里我们机构喜欢将运气认为是一些缘分,所以中心老师们特别珍惜与恐友之间的缘分。故而在官网的张医生在线总是会尽可能的详细回答问题,毕竟恐友们都应该明白,单纯的一句很简单的“你没事,你不可能感染”对恐友们脱恐的帮助和意义不大。外界的一点辅助与建议并不是简单的被肯定没问题。

以下是给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脱恐建议,因为在做恐艾干预接近十年以来,老师非常肯定的是关乎你的心灵和情绪,是脱恐最核心的东西之一。恐友们也不需要视它们为金科玉律。但偶尔在脱恐的道路上记起时,也许能有那么点能够帮恐友们面对反复痛苦波动中那些大大小小的挑战。

1. 想脱恐请停止对自己过度苛求及完美化

很多恐友总认为对自己严苛一点点,那就会获得更多的绝对安全信号。事实上这样能脱恐么,或者说这样去自我批评以及反省就能让自己心安理得?事实上对自己过度严苛以近似于完美化真的有用么?我们常常认为,苛求完美可能排除一切感染艾滋病的可能,包括假设的可能性,就能帮助自己一直保持在正确客观上,或者让自己不再沉溺于恐艾,而迅速从错误里抽身而出。但事实上呢?恐友们应该很明白,越是严苛,越是想去多方求证来证明自己没有问题,获得的证明越多越一致那就越好。但是这样一味的苛求自己,或者说去反复询问过程中得到一个不同的答案。就像很多恐友在网络上看到厦门的潘教授说六周,而佑安的代丽丽主任说三个月甚至是半年,感到不由的矛盾,反而陷入的更深,反而会让恐友不断的重复那些错误或者坏的行为。与其去弄清楚一些没有必要反复思考的问题,后退一步,施予自己一些同情,给自己提供更多的“弹性”空间,反而会更好。恐友也可以借此增强自信,也更有可能在下一次做出新的,比较积极的选择。当恐友们下一次再继续对自己苛责或者强迫时,不妨给自己这样做:将自己当成自己的朋友,用一种更善良、温和的方式和自己对话,就像你呵护一位遭遇困境的挚友时那样,给自己比较合理的暗示。“好了,别再逼自己了,逼自己并没有让自己获得想要的,不如放轻松,让我们一起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方法。”

2. 因为恐艾总觉得自己过得比别人更痛苦

越是到假期,恐友们心理变得更加的不安和不适,因为深怕自己过年过不好,一想到新春佳节家人们团聚在一起,别人都过得很好,可是自己呢。不由的产生了一种深层想逃离目前状态的嫉妒和羡慕。记住,越是想逃离这样的状态,内心中的不安便以一种万一的概念开始正面袭击您,所以我们需要正视它,并问自己,这真的是我想要的么。千万不要故作潇洒地说,切,我并不在乎这样的痛苦。作为恐友需要做的是,看清自己是不是有一种想立马脱恐的欲望。真的想要这些?真的想违背自然规律,恐艾恐了几个月甚至几年,就想一觉醒来恢复。事实上越是这样,越是欲速则不达,反而把自己陷入一种更大的误区。又或者,当您真正开始接受系统恐艾干预的疗程以后,才发现急速脱恐这并不是你真正的想要的,因为如果没有有效提升到一定的高度。很多东西也仅仅是一种想法。

3. 习惯恐艾脱恐过程中的痛苦反复

老师不仅希望恐友们平平安安生理没事,而且是真正的脱恐,希望恐友不要对自己到处问有关艾滋病的问题,就算得到专家的回答,也仅仅是让自己快乐一阵子。然后迅速又开始痛苦反复,并且认为这是失败。如果您一直执拗于反复问艾滋病相关问题,不注重心理感受的话,这或许就是真的失败。但是在接受恐艾干预过程中,有所思考,分析自我性格以及为什么会这样原因,而不是一旦有波动,就认为自己完全“失败”反应过度,那么会有一个相对良性的过程。正负相对,不一定所有的负向都是一文不值,不是每一个人恐艾都是极其糟糕的,因为有恐友恐过艾以后真的洁身自好,远离非伴侣的性了,当然这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如此做到。老师手上还是有一部分恐友会复高,虽然老师并不完全认可,但是大部分恐友因为恐艾过后,高度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因为接受挫折的反鸡汤学一定会告诉你:2017年您会继续失败的。您有可能会再继续去检测艾滋病,并且忍受艾滋病检测等待的煎熬。您也可能发现自己做梦做到被疾控中心拉去检测并且证明感染了,又或者本来都没有怎么去想艾滋病了。却发现自己有关身体的症状越来越多了……暂时的失败是人生的巨大组成之一,但实际上它们也没那么有摧毁力。“失败”的意识会造成我们大脑的紊乱,它让我们错误地认为恐艾脱恐这道关卡实在太难,而我们实在太弱。这是意识和您玩的一个小小的游戏。此外,没有选择科学去脱恐,某种程度意义上的“失败”,真的是失败么?也许恐友们需要更多地思考这一点。为什么我们中心的恐友但凡按照给予的计划和步骤走,基本上都脱恐成功了。那么每一个恐友在脱恐的过程中都会一帆风顺么,显然并不是这样的道理。当我们一旦选择了正确的方法和方向,那么暂时的波动和无效成了更好的促使我们脱恐的动力。

4. 多尝试一些积极脱恐的行为

很多恐友都了解艾滋病的知识,地坛医院和佑安医院的专家基本都挨个找寻了一圈,但事实上掌握了这么多的知识就脱恐了么,这不又是一个知易行难的问题。恐友们总是习惯于认为了解了生理问题,懂了更多的艾滋病知识就可以脱恐。实际上这样可能培养了一名艾滋病知识的志愿者,但是并没有教导出来一位真正的脱恐者。恐友们总是以常规思维来思考脱恐,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恐友在没有得到专业针对性的恐艾干预以前,很难以脱恐。打破常规总是艰难的,但作为恐友依然可以尝试一下一些改变,尤其是某个“常规”行为或者思维已经将作为恐友的您拖入了一个反复强迫的窘境时。比如,当您接受了医院艾滋病检测以后,拿到阴性单子,本应该没有问题,可是总是假设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没有被察觉,反复去回忆,以至于自己最后断定肯定有什么没有注意。但事实时,打破您这样思维的“惯例”,做一些相反的行为,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如您所想象那样的发生。更重要的是,即使有些发生了,您依旧有办法来补救。毕竟一些假设就算成立,也不会导致莫名的艾滋病感染。

5. 耽溺于恐艾回忆式,请分散自己注意力

恐友们应该在这个方面是非常有心得的,因为恐艾干预中心,或者说是百度贴吧以及艾滋病论坛都存在着大量这样的恐友,反复去回忆过去的种种,总觉得自己有可能有什么会被遗忘,而这个恰恰是关乎自己是否被感染艾滋病最重要的一点,所以无论怎么被志愿者,甚至是医生老师劝导,都还是会沉溺于这样的回忆。所以恐友有一个常态就是,有是否曾在脑海里不断的重复、回放、反刍某件已经发生的事情,并常常因此而回忆的沉思?譬如万一和我一起经历的是感染者,万一是有人故意传播,或者是我要去理头发美甲都无辜被感染等等。恐友们记住,这是相当有危害的!因为当陷入回忆型的沉思时,恐友们并没有在学习任何新东西,也没有在解决关于艾滋病恐惧的问题,又或者是从中获得某个新的视角以来支持绝对安全信号。恐友们只是在重复又重复,就像在沙漠里行走一样,完全没有方向,近似于原地踏步。老师这里有一些恐艾干预经验显示,有过度回忆倾向的人,更有可能患上神经症等心理障碍的相关症状。其实恐友们想回忆的欲望不是太强烈,可能您也需要花费一两分钟时间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您得找到某个能吸引注意力的东西或事情,比如说看一个视频,或者运动一下,又或者去挑战以前不敢去挑战的一些看法,诸如此类行为等等,所以一旦有类似强迫性的恐艾回忆,一定要记住,这又是心理障碍的典型反应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恐艾症如何治疗 给你五个有效脱恐建议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