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彩派“到底是什么?真的是用点点作画吗?!

原标题:“点彩派“到底是什么?真的是用点点作画吗?!

▲点彩派画家保罗·西涅克作品

灰色的世界中,我们渴望自然的色彩,于是,我们在艺术中寻觅阳光。阳光是印象派的缪斯,他们纷纷走出画室,描绘外光下的世界。然而,还有一些画家,他们把光分析成理性的色彩,只用纯色作画。他们就是我们常说的“点彩派”。

最纯的色彩

在充满灰色的今天,我们有了聊“点彩派”的契机,它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新印象派”。不同于印象派的画家莫奈、马奈等,“新印象派”的代表画家修拉与西涅克,他们更崇尚理论与科学,减少了印象派画家对于感觉的重视,他们作品中的色彩也最为与众不同。

▲西涅克作品局部

修拉是广为人知的艺术大师,在艺术史中有着很重要的位置。相比修拉,知道西涅克的人就不那么多了。但实际上,是西涅克向修拉介绍了关于光学的新研究以及纯色的优越性,并将修拉带入到这一领域的实践当中。

▲修拉作品局部,画面右侧男子头部

▲修拉作品

西涅克与修拉在绘画过程中,为了使颜色互相渗透到只有极小的差异程度,他们采用了不在调色板上调色,而用小圆点和纯色色点进行点彩的办法,这也正是“点彩派”名字的来源。在一定的距离看上去,这无数的小点便在视网膜上造成所寻求的调色效果。西涅克向修拉推荐纯色的优越性,从此以后,对比法则、点彩法、纯色和光学调色法,也成为修拉艺术的主要成分。

▲修拉的调色盘

天才学霸修拉

“点彩派”的倡导者之一,乔治·修拉,是一位天才画家。修拉出身于巴黎一个宗教气息很浓的保守家庭,这养成了他孤僻的性格,比较少和朋友们交往。同时,也使他得以专心致力于自己所感兴趣的东西。

他早先就读于巴黎一所素描学校,又在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学习了两年。服役一年之后,他继续在卢浮宫研究古代希腊雕塑以及历代绘画大师的成就,从委罗内塞、安格尔到德拉克洛瓦,他非常学霸地为自己的艺术创作做了各种扎实的积累。所以,修拉真是一位难得的艺术家。

除了画画,修拉还是一位热衷于理性科学研究的人,他潜心研究关于色彩学的著作,试图把感觉上升到理性分析的层面,变成科学的表现形式。

修拉埋头攻读了勃朗和谢弗勒尔的论述色彩的科学资料。其中,勃朗有这样的论断:“服从于一些肯定规律的色彩,是可以像音乐一样地教授的”,这令修拉十分信服。同时,他也思索谢弗勒尔提出的规律:“当人们的眼睛同时看到带有不同颜色的物品时,它们在物理构成上和色调的亮度上表现出来的变化现象,都统统包含在颜色的同时对比之中。”

修拉的作品虽然数量不多,但尺幅都比较大,并且在艺术史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这些作品表现出艺术中对几何学和形式结构要素的关注,也预示了20世纪抽象艺术的诞生。

修拉所画的,是万物在形成过程中,颗粒还未达到足够浓度的状态。色彩斑斓的圆点像阳光下活动的灰尘颗粒,折射出各种迷人的色泽。他的画面带有空气感,最接近光学研究中人们视觉世界的形成,一切都在人的视网膜下达到了融合。《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是艺术史中非常广为人知的佳作,它正是修拉的代表作,也是“点彩派”最为典型的作品。

修拉《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1884-1885年

在这幅画中,人物众多却很少交搭,画家运用了精确而有条理的科学方法,处理人物之间的空间距离。画中稳定的结构关系给人以古典艺术的印象,这与修拉对前人画作的研究有直接关系。画面上红与绿、黄与紫、蓝与橙的对比成为基本色调。

修拉做了许多研究和尝试,这幅作品也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完成。在他的素描稿中,我们也同样能够看到空气中的颗粒感,感受到颗粒凝固于空中而形成的眼前世界。

▲修拉素描画稿,《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画面右侧远景中的两个女人

▲修拉素描画稿,《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画面右侧前景中的一对男女,此时她手里还没有牵着猴子

▲修拉素描画稿,《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空景和黑狗

▲修拉素描画稿,《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树林

▲修拉素描画稿,《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画面中心点的白衣小女孩

▲修拉素描画稿,《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画面中心偏右的撑伞的女人

修拉素描画稿,《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中的黑狗

修拉的作品之所以能经得起后人反复地研究与推敲,是因为他对于画面每个细节都早已反复琢磨过数次。从这些画稿中,我们可以看到修拉的研究态度和认真程度。

实际上,《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画中的人物都是按远近透视法安排的,并以数学计算以达到精确。画中领着孩子的妇女正好被置于画面的几何中心点。画面上有大块对比强烈的明暗部分,每一部分都是由上千个并列的互补色小笔触色点组成,通过我们的眼睛,整个画面在色彩的量感中取得了均衡与统一。

▲修拉彩色画稿,《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大场景

▲修拉彩色画稿,《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场景

▲修拉彩色画稿,《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色彩研究

▲修拉彩色画稿,《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牵猴子的女人

▲修拉彩色画稿,《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画面中心的白衣女孩和撑伞的女人

修拉根据自己的理论来从事创作,力求使画面构图合乎几何学原理。他根据黄金分割法则,以及画面中物象的比例、物象与画面大小和形状的关系、垂直线与水平线的平衡、人物角度的配置等,制定出一种最耐人寻味的构图。

但在当时,修拉与西涅克这种新的印象派并不被主流所接受,其中有些作品也纷纷落选。但这也加速了他们二人决定成立新派别的决心,以修拉与西涅克二人为代表的点彩派,也有了越来越多的支持者。在众多否定的声音中,有人提出,这样点彩式的画法只能描绘风景,并不能描绘人体。对此,修拉创作了下面这幅《女模特儿》。

▲修拉《女模特儿》,点彩派不仅可以表现风景同样可以表现人物。

在这幅画中描绘了三位不同姿态的模特,实际上是同一个女子摆三次动作,背景上还再次出现了修拉的代表作《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的一部分。修拉用这幅作品,很好地反击了那些声称点彩不适于画人物的说法。

天才多短命。1891年,修拉死于白喉,享年31岁,葬于法国巴黎。他用短暂的一生为后世留下许多佳作,对修拉来说,“点彩派”这个名称比“新印象派”更为合适。他的色彩并没有随生命的终止而消逝,而是为后人留下一个永远缤纷的世界。

斜杠青年西涅克

西涅克出身资产阶级家庭,21岁时,他参与创建了独立派画家协会,在该沙龙首次展出作品。在那里,他与乔治·修拉结交,当时修拉25岁。他们两人密切合作,很快便奠定了新印象派的理论基础。修拉去世以后,西涅克继续坚持与已故好友共同的艺术探索,担当起新印象派的领导人物。

西涅克相比修拉更善于与各种人交流,他使一群颇有天分而又信念坚定的同伴聚集在他们周围。其中,主要有毕沙罗与其子吕先,以及其他一些很重要的艺术家。西涅克是该组织的动力,不懈地努力增加人数,他经常写信和讲座,不放过任何一个宣扬自己的信仰和科学的机会。

在西涅克的作品中,科学的方法并没有束缚色彩的绚烂表达,这样鲜亮的颜色在现在人们眼中绝对是难得的奢侈品。

他运用长方形笔触描绘巴黎城市和乡间的景色,特别是许多水上风光。虽然仍然使用纯色,但画面较为活泼,与修拉的古典气派不尽相同。

西涅克还把他和修拉的理论写成专著《从德拉克罗瓦到新印象主义》,总结了从法国浪漫主义到印象主义再到新印象主义的实践和理论,为点彩派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

在书中西涅克说,他们是自1886年以来发展了分割主义技术的人,分割主义用色彩和色彩进行光的混合,以此来表现自己的意图。分割主义技术的目的,是采用光学原理将纯粹的色彩用小点块的方法,彼此相邻地排列在画布上,以求得比在画板上进行色调混合更高明的亮度。

西涅克不仅是一位善于交友、热情满满、崇尚科学的艺术家,他还有许多其他的喜好。作为航海家,西涅克游历并且画下了法国所有的港口,他还驾驶帆船从荷兰一直航行到科西嘉岛(科西嘉岛是仅次于西西里岛、撒丁岛和塞浦路斯岛的地中海第四大岛,该岛距离法国大陆南部170公里)。他浏览了阿尔卑斯山、意大利、君士坦丁堡等地,在许多年中,他的泊船地点都是圣特罗佩,这是他“发现的”港口。

西涅克在这些旅行中创作了大量鲜艳夺目的水彩画,铅笔的线条和振颤的颜色交织在一起,捕捉每一事物变化着的面貌。在画室里,他根据这些写生记录,继续创作大尺幅的油画作品。

西涅克的调色板上只允许有纯色,他把它们按照光谱上的顺序排列起来,减弱着相邻的颜色,尽可能地建立起它们的色阶顺序。

西涅克和修拉一样,潜心研究了谢弗勒尔的光学规律,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作家,时常亲自撰文传播自己的想法。除了《从德拉克洛瓦到新印象派》,他还写过一篇关于《容金德》的论文、《修拉及其朋友们画展的序言》、一篇关于《绘画主题》的文章以及一部日记,其中1894年到1899年的部分发表在《美术新闻》(1949-1953年)上。

大部分时间里,我们生活在灰色之中。这种灰色并不仅仅是那些糟透了的天气和环境,而也是每个人偏向于灰色的思维方式以及内心感受。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应当再一次勇敢地寻觅色彩、回看色彩。在“点彩派”的画作中,我们能够看到曾经的画家们对于自然的探索,以及对于世界的肯定。世界在变化,而他们,将色彩永远留了下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点彩派“到底是什么?真的是用点点作画吗?!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