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汀到底有多屌?【附昆汀电影全集】

原标题:昆汀到底有多屌?【附昆汀电影全集】

昨天说了昆汀再一次强调了拍十部作品就退休,

那我们今天就来聊聊昆汀~

特瑞·吉列姆曾经这样评价昆汀,说他“有表达的欲望,为此积攒了很多年的能量,写作和看电影,直到积累到一定程度就爆发了。”

大家都知道昆汀早年在洛杉矶的一家影像店打工,在这段时间他看了大量的电影(有人说有两万部之多),蒙特·赫尔曼曾经说过“昆汀生活的源头就是电影,他睡觉、吃饭都离不开电影。”,看电影正是他“积攒能量”的方式。

与此同时,他还参加了演员培训班,一边自己尝试写剧本,一边等待机会。和他在同一录像厅打工的罗杰·艾瓦里成为他日后的工作伙伴,为昆汀小试牛刀的处女作《我最好朋友的婚礼》做摄影工作。

24岁那年昆汀的《天生杀人狂》被奥利弗·斯通看中并拍成电影(处女作编剧作品就拿到了5000万票房),凭着卖剧本得来的资金,和制片人劳伦斯班德尔游说来的资金,昆汀得以着手拍摄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落水狗》,罗杰·艾瓦里与他联合编剧。

他最早时是手写剧本,字写得特别乱,还好多错别字…都是由一个华裔女助手帮他打出来的,还帮他改错误的拼写,后来这个助手好像成他秘书了,昆汀和这个助手关系一直不错。

不过毫无疑问昆汀在剧本创作和叙事手法上有着过人的天赋,一部《低俗小说》的叙事方式改写了影史,但是作为一个自学成才的导演,昆汀在拍摄手法上就几乎是照搬了自己的“电影储备”,每一个镜头都能看出前人的影子,比如说《低俗小说》中的那幕舞蹈系就是完全照搬了戈达尔的《法外之徒》。对此,昆汀完全不否认,他甚至很讨厌别人用“致敬”或“借鉴”这样的词来修饰自己的行为。

他说“我不是借鉴,我就是抄”“我每部电影都抄。”

正如毕加索曾经说过 “好的艺术家会借鉴,而伟大的艺术家会抄袭。”

实际上除了真正意义上第一个使用一种拍摄手法的人,所有的导演都是在用前人的手法来拍戏,同样都是喜欢用一点透视和中轴对称的空镜,韦斯安德森和他的前辈库布里克呈现出来的效果就差别非常大。

昆汀也是如此,将“抄袭”抄出了自己的风格,昆汀在镜头的呈现上照搬了别人的电影,集前人之所长,用大杂烩的方式拼贴他喜欢的镜头,但是昆汀的故事是自己的,叙事手法是自己的,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也是他自己的,正如他自己说“Story is the king”。

奥斯卡给了昆汀两座最佳编剧小金人,却始终在最佳导演上吝于出手,大概就是因为昆汀有“表达的欲望”,但是在“表达的能力”上还需要有更多自己的想法吧~

不过。昆汀电影中的标志性元素在昆汀的暴力美学中,对于单纯“性”的展现没有像暴力那么直接,而是植入了他自己热衷的性符号,比如说美女赤足。

毕竟昆汀的恋足癖是众人皆知的。

2006年他接受名模Tyra Banks采访时对“恋足癖”供认不讳,2007年昆汀就曝出过亲吻美女脚趾的“艳照门”,而在2011年爆出的一夜情事件中,女主角碧杰莉·沙阿在给好友的邮件中说,昆汀“爱抚碧杰莉·沙阿的脚趾,作为他的早餐”。

在昆汀的电影中,很多脱鞋的镜头于情节上都是十分不必要的,甚至很多场景中,如果不是为了拍出来好看,正常人是不会脱鞋的。

《低俗小说》里,乌玛瑟曼赤足跳舞,在《金刚不坏》中,西德尼·塔米娅将赤足搭出窗外,在《杀死比尔》中的很多镜头都是从乌玛瑟曼的脚拍到全身,甚至她用意念动脚趾就拍了一分多钟的特写,冰天雪地中的石井阿莲不能赤足,也要一直对着她穿着袜子和木屐的脚拍特写,《无耻混蛋》里瓦叔(被昆汀强迫)摸着德国女演员打石膏的脚检查……

除了对着美女的脚拍,昆汀的电影中还一定会有“后备箱视角”,有人说,如果一部电影里有从后备箱往上拍的镜头,那就是昆汀的电影没跑了。

不仅是他自己的电影,他在罗德里格兹的《杀出个黎明》中自己的镜头也要拍出后备箱视角,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强迫症。。。

昆汀还有很强的中国情结~

在第67届威尼斯电影节上,昆汀为吴宇森颁发终身成就奖,昆汀上台的第一句就是“我的至爱吴宇森”,在暴力美学开创人吴宇森和香港武侠代表人徐克面前,平时酷炫狂拽的昆汀难得的像个小粉丝一样。

昆汀中国电影的情结也来自于早年在录影厅的日子,对他导演生涯影响最大的也是香港电影,昆汀曾说: “如果我的生命有两面,那么一面就是70年代的邵氏功夫片,另一面则是意大利西部片。”

据刘家辉介绍,邵氏功夫片还没有在海外发行,昆汀就把他们自己做成“盗版碟”租给别人看。别看昆汀的《杀死比尔》的主角是金发碧眼的乌玛瑟曼,角色们都穿着现代的服饰还说着英语,昆汀认为自己拍的是一个武侠片,甚至在片头打上了邵氏公司的标志。2011年,法国还专门拍了一部纪录片:《塔伦蒂诺,香港电影的门徒》(Tarantino, le disciple de Hong-Kong)。

不仅是香港电影,昆汀对中国本身的印象也非常好,《杀死比尔》的日本取景太贵,昆汀就选择了到北京取景,因为北京的日子太有趣了,他任性地延长了拍摄期,有时候因为头一天晚上在夜店玩的太开心,第二天就直接给剧组放假。

2003年,他接受《花花公子》采访说 “北京有5条跟德州奥斯汀第六大道一样的酒吧街,剧组经常周六狂欢一宿,然后礼拜天睡上一整天。”他更称赞北京是“全世界的狂欢之都”就连去爬长城的时候他的画风都是 “有烟花、有乐队,我们抽了大麻……棒极了”。

对比那些来了中国就只知道去紫禁城拍个照,晚上去吃顿烤鸭的好莱坞大牌们,昆汀是真正享受到北京这座城市乐趣的人。在《杀死比尔》拍完之后,昆汀拉了好几车中国古董家具回家,当然还买了一堆DVD影碟。。

近年来大导演们喜欢带着“中国特供版”的大制作来北京做宣传,而昆汀的B级片们却很难中国上映,唯一的一部《被解放的姜戈》上映也不是一帆风顺,然而在1995年,跟着“圣丹斯影展”,昆汀的《低俗小说》就得以在北京小范围展映,借着那次机会昆汀和很多北京电影圈的“大人物”攀谈拉关系,让同行的电影人觉得他抖机灵。后来昆汀在街头被北影的几个导演系的同学认出来,他甚至比几个学生还要激动和兴奋,因为“他很难想象在北京的街头,居然会有人认识自己。那时他在美国名气也局限于独立电影圈。”后来他跟着这些学生去串北京的胡同,在出租屋里一起喝二锅头,这种经历在昆汀成名之后大概再也不会有了吧。。。

总之昆汀的片子虽然充满着暴力,但是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他拍低俗小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时剧组特别欢乐,所有人都特别融洽,还有人把自己的亲友带去剧组吃饭,后来昆汀发现吃饭的开销实在太大了,就写了一张纸条请大家不要再带亲友来吃饭了,剧组要负担不起啦。

还有,据说拍落水狗时,昆汀要蒂姆罗斯念一下台词,蒂姆罗斯觉得念台词很傻,就不念,昆汀把蒂姆罗斯带到酒吧去,灌醉他,把台词写到餐巾纸上给他念,蒂姆罗斯念完之后,昆汀特别满意,之后就经常合作啦。。。

最后为大家准备了我个人收藏的昆汀电影合集。

以1080P资源为主,所以很大很大很大~

当然也有小的。

全部做成了种子,分享给大家~

关注微信 【榴琏娱乐】liu_lian_yu_le

后台回复:昆汀

即可~~

部分资料来源于知乎@洋芋儿

这里有被窝

也有电影

你想看什么

咱们就聊什么

一起进被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昆汀到底有多屌?【附昆汀电影全集】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