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其中今天出狱!潘石屹、冯仑都是他弟子,王石拜服,从首富到首骗

原标题:牟其中今天出狱!潘石屹、冯仑都是他弟子,王石拜服,从首富到首骗

来源:地产与商业 ID:dichanyushangye

就在刚刚,牟其中,南德集团前董事长,最早一代的中国首富,商业奇才,终于正式出狱,这距离他失去人身自由已将近18年。

当年“罐头换飞机”、 把满洲里造成“北方香港”,在俄罗斯发射两颗卫星,炸掉喜马拉雅改变中国大西北气候。潘石屹、冯仑、任志强、王功权他们都很牛逼吧,其实他们都是牟其中的弟子。王石曾赴监狱看望牟其中,称同病相怜,惺惺相惜...

一代商业奇才,从首富到首骗,三次入狱

牟其中,1940年生于重庆万州,他被称为“商业巨子”,曾经是中国首富,他的商业生涯中,所做或宣扬的件件“大事”均让人瞠目结舌。

神话一:罐头换飞机

1991年,机缘巧合的情况下,牟爷认识了个河南人,这个人告诉他:“苏联解体了,想卖飞机,但是找不到买家。”这个时候,刚成立的四川航空公司在满世界找飞机。牟爷感到这是个大手笔的机会,而且是他牟其中的机会来了。

放在现在,营销哥、姐们肯定只有默默地走掉。牟其中先去俄罗斯吧啦吧啦地说:“你们有飞机啊,我可以帮你销掉。”又跑回去川航很有底气地说道:“你们缺飞机,我可以给你搞到,吧啦吧啦……”

问题来了,牟其中那会成立的南德公司既没有外贸权,也没有航空经营权,更没有足够的资金,怎么办呢?

用的就是“ 空手套白狼”,牟其中用价值4亿的500车罐头、皮衣等轻工产品交给俄方以物易物,从俄罗斯换回了四架图-154客机,总交易额4.2亿法郎,牟其中在里面却赚了一个亿!这是迄今为止中俄民间贸易历史上最大的一笔单项易货交易。

神话二:把满洲里造成“北方香港”

1993年春,牟其中受内蒙古满州里市政府邀请,到该市参观考察,并被破例聘请为该市政府的经济顾问。几天时间中,勇敢、勤劳而又热诚的满洲里人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使他对这块神奇的黑土地产生了宗教狂热般的虔诚和向往。

如今微博上还流传着他当年的狂想,比如要在喜马拉雅山上炸出个口子,让印度洋暖湿气流北上湿润中国干燥的大西北,根本改变气候,再造满洲里。

1996年3月,牟其中宣称要在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宽50公里、深2000多米的口子,将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引入,把我国干旱的西北地区变为降雨区。继而提出爆破方法,号称投资额为570亿。

同年春季,牟其中宣布独家投资100亿开发位于中俄边境的满洲里,将其建设成“北方香港”。

南德的商业帝国

南德的产业方向在90年代初已无所而不往,这里边有国际卫星制造发射、满洲里机场和铁路运输线的建设,也有100亿投资规模麻辣烫火锅连锁的设想,像南德足球俱乐部,南极探险等更多地到像是噱头,每天全国各地无数的政府和企业来到南德寻求投资,南德集团办公楼内的川味火锅也像流水席一样招待着各路来宾。

这一时期,牟其中当然也没有忘记继续国际化,敏锐的商业嗅觉让他在美国占据了先机,也出尽了风头。他以一个投资家的身份在华尔街100号注册了罗斯福投资公司,美国报纸上以“华尔街我来了”为题在纽约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为南德呱噪。

三度入狱

1975年,因一篇《中国向何处去》的文章锒铛入狱,并被判处死刑。后赶上了拨乱反正的大好机遇,牟其中获得了新生。

此后,牟其中加入到个体经营的行列,从贩卖藤椅、倒卖手表、电风扇等买卖起家。然而,好景不长,牟其中再次以投机倒把、偷税漏税的罪名第二次入狱。

出来后,10年运作成首富。但结局则是,卫星终于发射上了天,但据说失去控制找不到目标了,当然未能获得理想的效益,国内除了被若干团伙接连不断地骗走几笔小额投资之外,并没有看到大手笔的投资项目,企业自然失去了造血机能。银行不断地来催还贷款,只好又去新的银行借贷,南德陷入了拆东墙补西墙的资金怪圈,最终结果是资金链断裂,北京的大部资产被冻结,南德被逼到了死胡同,欠中国银行湖北分行2.9亿余元。

1999年1月7日,牟其中在上班途中被捕。同年10月,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正式以涉嫌“信用证诈骗”起诉南德集团、牟其中等。

2000年5月30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裁定:南德集团及其法定代表人牟其中构成信用证诈骗罪。南德集团被判处罚金500万元,牟其中犯信用证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这位中国民营企业首富第三次陷入囹圄。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生意人

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一书中写道:在中国企业史上,牟其中是最奇特的一个种类。他对这个剧烈变动的时代充满了冒险的激情。他的空手道在当时为人津津乐道,也很是启迪了一代渴望财富的人们。然而,他却耻于做具体的实业,对资本经营则无限痴迷。

牟其中当年的办公室,位于军博大院里比较奇怪的一栋楼,牟其中占了地下室和地面一层共两层的空间。他办公室旁边有个会客的地方,两排沙发,一个破茶几。

牟其中给人的印象是个子特别高,手里总是拿个大茶缸——后来他也一直是这个形象。他把茶缸往茶几上一放,开说的事情就是天下、国家、改革、命运之类。特爱操心的事情就是中美关系、中俄关系。

在原来南德集团员工的描述中,当年公司开大会时,牟其中事先只在纸上写几条提纲,就能一讲几个小时,关键是非常精彩。

牟其中是被社会长期压在底层的一个角色,其悲剧性在于要用冲撞体制的办法不断证明自己的强大,要翻身。牟其中是第一代贸易类民营企业中做得最成功的,单笔金额几个亿,没人做得过他。实际上,倒飞机这件事是在改革开放初期的体制下私人资本创造的最了不起的商业奇迹。至于他的商业伦理、公司内部组织,都和他的出身、经历以及社会制度的变革有关。这样来说比较公允,不能笼统地把他说成是个江湖骗子或者坏人。

牟其中江湖豪侠、英雄气节、政治情结非常浓烈。牟其中五十多岁了在香山吃饭时还会为了一个凳子一拳把人家的嘴打得缝了五针,在街头看见别人打架他就兴奋地喊“打啊!打啊”,绝对有流氓无产阶级的习气和土匪的劲头。

邓小平生日那天,老牟在家里召集了一帮人来祝寿,我不知道这种做法在西方会怎么样,反正在中国,人们就觉得很怪——给邓小平做寿,是党内一种特殊的政治生活,也是极少数人的特权与恩荣。你一个劳改释放犯、小商人在家里大操大办、给邓小平做寿,纯粹为党添堵啊!

做飞机时,有一伙人想“兵变”,计划把所有相关文件拿走自己做,老牟连夜把那些人抓起来捆在地下室里。所以我们当初的判断是对的,如果我们“兵谏”,估计也被捆起来了。

牟其中对自己的评价是:“青春顽劣,皓首疏狂,坦诚天真,轻死重义。”牟其中在商业上有过巨大的成功,但最终还是身陷牢狱,没能成功到底。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他的商业逻辑(发卫星、运作航母、炸喜马拉雅山等)并不是都不成立,但是这个逻辑跟社会制度的变化节奏不够吻合,和体制变革的逻辑是冲突的。

牟其中在品质上有超强的毅力。当时已经五六十岁的人了,他每年冬天都坚持冬泳,非常有毅力。他的毅力也表现在他的政治情结和处理问题的方法上。在面对危机时,他从来都是赌在领导批示上,赌在政治翻案上,赌在政治领导人的身上,因为他两次坐牢出来,都跟大背景的改变和批示以及政治翻案有关。所以他一遇到事,就往这方面想,从来不反省一下自己是不是真错了。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生意人。政治情结、江湖大哥、民间智慧、合理的商业想象力,以及我们有限的体制空间,塑造出牟其中这样一个形象。

与冯仑的恩怨,当年万通四君子都是牟其中的弟子

当年,冯仑表达和组织能力方面比他原来的草莽班子要优秀得多,牟其中开始重用他,算是知遇之恩。

冯仑负责过南德的外部联络与形象经营,作为第一任主编办了一份小报《南德视界》(牟其中原先设想的是“世界”,我改成“视界”),报头是牟其中写的,发刊词是“造就一代儒商”。

之后冯仑做了总办公室主任兼西北办主任,介绍很多人过去,南德有三分之二的部门经理是冯仑引进的。后来冯仑带着潘石屹,王功权等人都来了牟的南德。

更有意思的是,冯仑离开时以及离开之后与老牟在内心的较量,这纯粹是一种男人和男人之间的较量。冯仑、王功权,想要对老牟实行规范化改造,仔细研究了张学良,准备集体“兵谏”老牟,让他只做董事长,我们来管理公司事务,把南德做成中国最好的企业,结果无言而语。

过了一年多,冯仑和他的万通系朋友如潘、杨等人一起擅自离开了万通。冯仑成为南德历史上第一个炒老板的人。

万通最初的创始人里有四个人在南德干过。牟其中本来很重用冯仑的,当然很不高兴,这是冯仑有愧牟。

然后冯仑在外面发展的很好,并且主动登门向牟道歉,但是牟其中不接受。后来冯仑几次想向牟赔罪,牟其中不甩冯。于是冯仑发誓,跟牟绝交。

但后来牟生意上有亏损,冯仑给了牟50万作为补偿,正式算绝交了。冯仑还曾发下“活着不见面”的赌气誓言。时过境迁,冯仑后来还是去狱中看望了牟其中,毕竟曾是自己事业上的恩师。

牟其中:等我出狱 十年之内就会重建一套商业体系

你很难把牟其中和一个75岁的老者联系在一起,某种英雄气质似乎还在指引着他。牟其中穿着灰褐色的囚服,相比之前照片上的他,已经消瘦了许多。

但在这十多年时间里,他没有丝毫放松对自己的体育锻炼,牟其中在狱中每天的运动量惊人。他坚持每天早上绕着小篮球场跑几十圈,午休后就来回爬楼梯几十趟,高度相当于一座纽约帝国大厦。此外,即便冬天他也坚持洗冷水澡、做自编的体操。而每周供应的两次肉他却坚持不吃,以此培养体魄。

身在狱中的牟其中清晰的知晓外界的变化,他每天阅读着订阅的十余份报纸杂志,把重要的消息剪下来,而且还持续不断进行写作,阐述他的商业理念。

从1999年1月7日被捕至今,墙外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了变化,那一年前后创立的阿里巴巴[微博]、腾讯、百度[微博]等公司,如今已经发展成互联网行业巨头,深刻并持续影响着中国。

“我现在致力于将系统完善起来,从政治经济学理论,到经济学操作,到企业管理这一套东西”,牟其中说他现在早已经不在乎钱了,而是要建立自己的一套商业体系。“因为爱国,而不是发财促使我走上了企业家的道路”,牟其中曾对《中国企业家》杂志表示。

2007年,另一名曾蜚声中国企业界的犯人来到洪山监狱。进来时他有件很高兴的事:因为终于可以见到仰慕已久的商界前辈牟其中了。此人叫唐万新,原“德隆系”掌门人,曾是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但两人在狱中的相遇却非常具有戏剧性:一天,唐万新靠近牟其中主动示好,但牟很不屑地“哼”了一声,不加理睬。这时,唐万新羞得像个小女孩儿一样,脸倏的一下红了。后来,牟其中对狱友说,他不喜欢唐万新,认为唐当年的做法是“劫贫济富”。

“中国经济最严重的时刻还没有到来。”2008年8月,牟其中对狱友说。尽管身陷囹圄,他依然密切关注眼下的全球性金融危机。

牟其中曾对探视的朋友说:我唯一的遗憾是,被迫终止了“智慧文明时代生产方式”的试验和研究。我已经年过七旬,时间宝贵,但身陷囹圄只能虚度时日。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出去后继续自己的试验。我相信自己能够复出。

人生既可超百载,何妨一狂再少年。

终于,牟其中今天出狱,属于他的时代早已是过去时,但依然斗志昂扬,就象当年褚时健的那般...或许,真的是这个国家这个体制欠了他们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牟其中今天出狱!潘石屹、冯仑都是他弟子,王石拜服,从首富到首骗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